回憶我的母校(轉載)

編輯:學校辦公室 發佈時間: 2018-05-04 14:24


回憶我的母校

——濟南市三和街小學(現山東省實驗小學) 莊的日誌

     曾經,我是濟南市三和街小學的學生,三年級時轉學過去的。在三和街小學兩年多的學習、生活至今仍有很多記憶。剛纔,登陸山東省實驗小學網站,又勾起了對那時生活的回憶。

少先隊輔導員姓薛,是位女老師。班主任一位姓王,女老師,年齡較大,較嚴厲。後來是孟凡玲老師,教語文,朗誦極好,曾在學校文藝演出教師朗誦節目中擔任領頌,教我們《周總理,你在哪裏》時,她那聲情並茂的朗誦把我們深深打動了。

數學老師忘了姓什麼,名琨,在濟南柴油機廠宿舍住。還有位男數學老師姓宋,講課極好,在我們班上過公開課。音樂老師姓劉,女老師,手風琴拉的好,可惜我音樂天賦差,唱歌老跑調。

 美術老師姓周,男老師,年齡大,教課也極好,印象較深的是有一次上課時同學紀律較亂,周老師在黑板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字,同學們一下安靜下來;還有一次他給我們講故事,說明標點符號的作用:從前一個媒婆專門與人家說親賺錢,以前沒有標點符號,在男方家,媒婆寫下對那個女的評價——烏黑的頭髮沒有麻子腳不大周正。男的理解爲:好頭髮;無麻子;腳不大;周正。很高興,就答應下來。在女方家,媒婆寫下對那個男的評價——嘴正不歪眼正不斜腿好不瘸。女方理解爲:嘴正不歪;眼正不斜;腿好不瘸。看後也感到滿意,於是也就答應了下來。等結了婚,發現女方不但是個禿子,並且有滿臉麻子,兩隻腳丫子又大又歪;男方是個嘴歪、眼斜、腿瘸的男人。雙方分別找媒婆算賬,媒婆拿出紙條念道:烏黑的頭髮沒有;麻子;腳不大周正。嘴正不?歪;眼正不?斜;腿好不?瘸。聽了故事,同學當時就笑噴了。同時也記住了標點符號的重要性。

那時同學課後組織學習小組,我曾經在三和街南頭一位孔姓女同學家學習,她父母至少有一位是中學老師;孫寶秋是我要好的夥伴,工作後還有聯繫,現在因爲各種雜事較多已失去聯繫;遲慶深好像也曾經在一個小組一起學習過;還有好多同學,畢業30多年,現在想不起來了,但真的很想念他們。

那時學校活動也不少,曾經聽過憶苦思甜報告;曾經吃過憶苦思甜飯(當時覺得地瓜面窩頭味道還不錯,沒有達到學校想要的效果);曾經集體到南邊農村拾過麥穗;曾經課餘時間在街上撿過馬糞,攢起來交到學校;曾經在學校小工廠蓋過馬油(一種搓手油)的蓋子;還曾經參加過學校朗誦隊,到處去獻詞(在八一禮堂的一次還曾發過小麪包作爲餐點);更曾經學習毛選五卷時因爲書店裏買不到,家長學習要用,因而老師組織學習時拿不出書而受過老師嚴厲批評……

 應該說,我們那一級是幸運的,四年級起開始學英語,第一次開始小學考初中——記得那年的作文題是給陳景潤叔叔寫一封信(有的同學卻以爲他已經去世了)。張潔,還有一個姓於的男同學,我們一起考入了山師附中.

 30多年過去了,母校發生的巨大的變化,學校名稱變了,地理位置變了,辦學水平更是提高了,衷心祝願母校越來越好,祝願老師健康長壽,祝願同學平安如意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9624

 

最新導讀

掃二維碼
返回頂部